追忆好兄长好领导

2019-12-03 07:21:11  来源网络

一个月来,电话总是在我耳边响起:龚董事长出事了!

我一接到这个电话,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!一个已经互相沟通了几天的领导人已经走了。像老大哥一样关心我一年多的人走了吗?我尊敬的一位长者离开了我?

当我接到电话时,我正在开车,我不相信那是真的。我立即在路边停下来,一个接一个地发信息核实。信息传得太慢了,我迫不及待地想打个电话。我希望电话那头有一个责骂的声音:怎么了,老龚不舒服?但是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同样深沉而哽咽的无助。我的眼睛模糊了,眼泪不停地往下流。

去年八月,我调到丁宅乡学校工作。报到的第一天,乡镇忙着宣传“五星3a”工作。刚刚回到办公室的小老头戴着草帽接待了我们。我从办公室门口的牌子上知道他的名字:龚胡安明。最初这是一次象征性的会议。我和他谈了一系列问题,如学校建设、管理和特色创建。他说,在谢桥工作时,他负责文教工作,对教育有很大的感情。他希望丁宅乡学校能有所成就,创造特色,帮助人民致富。这些简单的话给了我接近他的意愿,也消除了我对被安排在丁宅工作的担忧。

从那以后,每次我去村子里做生意,我总是要看看龚董事长是否在办公室。不幸的是,我总是被告知龚主席已经去了村庄和建筑工地。去年底,龚董事长打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讨论有关NPC视察学校的事宜。学期快结束时,我正忙着准备年度评估。20多分钟后,我去了他的办公室。

他们一见面,他就首先道歉,“我是不是太官僚了,不能让你来?”他在给我泡茶的时候说的。我战战兢兢地向他解释了迟到的原因。他说我想得太多了。他只是觉得,为什么他们不能跑到基层站,必须让站领导去办公室找领导?之后,我们谈了NPC视察学校的有关安排。从会议准备、会场安排和议程安排等方面,他做了全方位的安排。

他面前的笔记本上写满了一页密密麻麻的单词,并根据我们的谈话不时添加一些东西。我真诚地钦佩他一丝不苟的关心。后来,我们谈了一些其他的问题。虽然我们平时不常见面,但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好兄弟。

今年9月,就在龚董事长去世的前三天,由于大雨,我暂时无法回到办公室,在他的办公室里坐下。他说雨下得太大了,丁宅农民的猕猴桃不得不再次受到影响。我和他谈到想为学生开设中医课。他答应了。让学生学习更多的知识对他们的成长有好处。我支持你。我们还谈到丁宅镇学校学生人数的减少。他说学生人数不多,但他们都是贫困农民的孩子。你应该尽最大努力为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,不要因为数量少而忽视他们的教育。

我来自同一个农民家庭,深深地感受到了他的心,但我没有机会向他汇报我的工作,也没有机会叫他大哥。假装成群众的好大哥就这样离开了我!一年多来,每当我想起和他的交往,他的声音、外表和微笑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亲爱的龚董事长,安息吧。你心里想的,我会尽力帮你实现。

秒速牛牛app 快乐十分钟 万博manbetx官网

上一篇:从《五环之歌》案判决看改编权的边界
下一篇:梅州蕉岭共青团唱响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以青春之名献礼新中国成立